<strike id="ztzz9"><b id="ztzz9"></b></strike><address id="ztzz9"><address id="ztzz9"><nobr id="ztzz9"></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form id="ztzz9"></form>

      <address id="ztzz9"></address>
       

      齊寶德: 讓竹板筆走近大眾

      本報記者 董佳靜/文 那音太/圖

      發布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04-09 00:07:04

       

      今年89歲高齡的齊寶德老人現居住在呼倫貝爾市百年潤通老年公寓。齊寶德出生于1932年,1951年參加工作,期間曾就讀于呼盟師專(現呼倫貝爾大學)。1992年從市政協退休后一心專研起竹板筆的制作與使用,他想讓更多的人了解竹板筆,喜歡竹板筆書法。

      齊寶德最早接觸、了解竹板筆書法是因為小時候每逢春節去姨家串門,看到姨夫巴德瑪用竹板筆書寫的對聯、福字等。姨夫非常喜歡用竹板筆寫字,看小齊寶德感興趣,有時間姨夫就教他怎樣用竹板筆寫出優美的蒙古文字。可以說,巴德瑪姨夫是齊寶德的啟蒙老師,也是他學習制作并使用竹板筆的第一任老師。

      1992年退休后,齊寶德便致力于竹板筆的制作與使用。他的好朋友桑代也是竹板筆書法愛好者。看到齊寶德老人特別喜歡竹板筆書法,就特意給他寫了一本《竹板字體》,讓他學習。經過長時間的練習,老人掌握了竹板筆推、拉、提、勾、挑、旋等書寫技巧,對其中的線條、結構、章法也進行了深入的鉆研。

      據齊寶德介紹,竹板筆取材簡便,制作也不繁瑣。做筆的工具主要是刀和鋸。拿幾塊只有一公分寬,不足半尺長的竹片,把頭上削成斜的刻刀樣,去掉外緣的硬皮和里面較軟的部分,成為比刀刃厚的筆刃就成了。因為它經久耐用,做幾個好筆可以使用好多年。

      齊寶德說,蒙古族群眾喜歡用竹板筆寫對聯、標語。在牧區,常可見到貼在蒙古包門和各類器皿、家具上,用竹板筆書寫的“寶音烏力吉”(幸福富貴)、“圖門烏力吉”(萬壽千秋)、“巴雅爾”(歡喜)、“巴雅吉乎”(發家致富)等表示吉祥或祝愿的字樣。用竹板筆寫出的字,字跡工整、流暢,筆畫簡潔,線條勻稱,風格古樸典雅。竹板筆也曾廣泛用于書籍裝幀、刊頭設計、金石印章等。在與老人談話間,他已制作出了兩個寬度不一的竹板筆。齊寶德說,蒙古文是豎寫的、長形字,有主干和基準線,所有字的主干寬度都是一致的,也都是沿著一個基準線寫下去的。所以寫蒙古文竹板書需要多做幾個寬窄不一的竹板筆,因為文章題目字與正文字的大小往往不一樣,寫漢文與寫蒙文的筆大小也不一樣。而且寫竹板字不用貴重的紙、筆、硯、墨,用少量墨汁就可以,蘸多了反而易聚集成堆。在漢字寫法上,勾、圈、點、挑的形式可隨便;豎的寬窄不求一致,斜著拿筆豎就變窄了;橫、撇、捺要快寫,且甩得要長一點,這樣方能甩出竹板筆字的模樣,更具藝術性。

      據老人介紹,竹板筆除適合寫蒙古文以外,還可以寫漢文、英文、藏文、俄文等。我們看到在齊寶德老人的書法作品中,除了蒙古文、漢文還有用英文寫的書法。

      多年來,齊寶德潛心研究竹板筆書法,先后出版了《關于蒙文書法》《竹板書法作品集》《竹板書百家姓》等書籍,書寫了幾百幅蒙漢文竹板筆書法作品。在老人的屋內,懸掛著多幅用蒙漢文書寫的黨章內容條幅,老人笑著說,要活到老學到老,不管多大年紀,都不能忘了每天做“功課”,這樣日子過得才充實,活著才有意義。

      齊寶德入住老年公寓已有5年了。他說,從公寓的領導到普通職工,不僅關心老年人的飲食起居,還特別注重他們的文化需求,為有書法、繪畫愛好的老年人提供書房,為愛唱歌跳舞的老年人提供場地,公寓還經常舉辦各種展覽,比賽,激發大家對書法美術歌舞方面的熱情,也為大家相互交流學習提供了平臺。齊寶德接著說:“我平時不太愛出門溜達,公寓里一有書法展覽,或開展什么活動,公寓的總經理助理張仁國都會到房間來找我,鼓勵我積極參與公寓活動。所以公寓濃厚的文化氛圍也促使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書法創作中。”看得出來,良好的居住環境也的確給老人安心鉆研竹板筆書法提供了有力保障。

      齊寶德認為,竹板筆的技藝傳承,對研究蒙古文的起源、發展與蒙古族歷史文化以及加強各民族之間的交流,會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具有較高的文化價值、歷史價值和研究價值。隨著時代的變遷,電腦、手機等電子產品的普及,這門具有獨特藝術魅力的少數民族書寫工具,正面臨著失傳的危機。現代年輕人很少有人知道竹板可以做筆還可以寫書法,也不知道竹板筆怎么制作,更鮮有人用竹板筆寫字了。近幾年,只要孩子們有空閑時間,齊寶德就會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教他們學習竹板筆的制作與怎樣寫好竹板筆書法。如果不是年齡大,精力體力有限,齊寶德還真想走進校園,為更多的孩子們傳授竹板筆書寫技藝,讓孩子們能夠了解竹板筆,喜歡用竹板筆寫字。

      “如果能將竹板筆的制作與使用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使這一民族藝術瑰寶世代相傳,那該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老人滿懷希望地說。“父親已經年近九十歲了,這兩年一心想把竹板筆的制作與使用申請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也是老人此生最大的心愿,我們做子女的愿意幫助父親完成這個心愿,也愿意成為這個項目的傳承人。”齊寶德老人的孩子們紛紛表示。

      迎著夕陽余暉,走出老年公寓。真心希望普天下所有的老人都能夠老有所養,老有所樂,老有所為。也衷心希望齊寶德老人的心愿能夠早日實現!

      鏈接

      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歷史孕育了無數中華優秀傳統文化。13世紀初,成吉思汗統一蒙古,有了蒙古文字,隨后便產生了蒙古文書法。最初蒙文書法都是用毛筆書寫,后來有了竹板筆。竹板筆書法是蒙古族書法最原始的形式。起初主要是在動物的骨骼、樹皮、石頭上雕刻或用毛筆書寫,后來漸漸發現竹子有表皮硬、紋理細、彈性佳、利于吸收墨汁等優點,從此,竹子開始成為竹板筆的主要材料,并開始普及。

      從第一部蒙古文石刻碑文的發現至今,竹板筆至今已有800余年歷史。據《史集》記載,1225年成吉思汗為了紀念也松格創造的射箭距離的奇跡而立,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第一部蒙古文石刻碑文《也松格碑》,包括蒙古帝國時期的貴由汗印璽上的文字,都是用竹板筆寫上之后再刻制而成的。

      明清時期有許多史記、圖解都是使用竹板筆書寫。明末《成吉思汗黃金史》、清嘉慶托忒文《西游記》《江格爾制服哈喇克納斯卷》《藥用動植物圖解》等著作都留有蒙古文竹板筆寫本。自治區境內的呼和浩特市、錫林郭勒盟、興安盟、通遼市、呼倫貝爾市等蒙古族群眾聚居地都曾廣泛使用竹板筆,竹板筆以及竹板筆書法對研究蒙古文字的起源發展和蒙古族歷史文化提供了寶貴的財富。

      竹板筆作為蒙古族歷來常用的一種書寫工具,寫出的書法字跡工整流暢,猶如印刷體字,十分美觀規整,具有較高的藝術欣賞價值。蒙古族群眾過春節、舉行婚禮、召開那達慕大會時,都喜歡張貼用竹板筆書寫的對聯、標語。在牧區,常可見到牧民在蒙古包門和各類家具、用具上張貼用竹板筆書寫的表示吉祥和祝愿字樣的字符。竹板筆還曾廣泛應用于刊頭設計,篆刻印章等。隨著蒙古文字的發展和規范,蒙古文竹板筆書法逐漸演變為一門獨立的文化藝術,竹板筆也被眾多喜愛竹板筆書法的人士所青睞,具有較高的藝術、文化價值及歷史價值。


      上一篇:[北疆民族]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