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ztzz9"><b id="ztzz9"></b></strike><address id="ztzz9"><address id="ztzz9"><nobr id="ztzz9"></nobr></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address id="ztzz9"></address>

      <form id="ztzz9"></form>

      <address id="ztzz9"></address>
       

      母親的微笑

      發布者:Chenguang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布時間:2020-04-10 11:09:57

      賈英

      在我的記憶中,家里每次賣了糧食或者牲畜,甚至賣了雞蛋時,母親總要當著買主的面把錢點上幾遍才放心。

      等忙完了一天,晚上,母親還會從提包里掏出一個用塑料袋緊緊裹著的,鼓鼓的一卷,湊近煤油燈,一層層剝開,最后母親才小心翼翼把這些零錢放在粗布床單上。這時候,我總能看到母親的臉上洋溢著甜蜜的笑容。她先把錢一張張整理好,再慢慢地數。大約數了三遍,才從枕頭下面的席子底下,摸出一個鼓鼓的手帕,把手里的錢小心翼翼地和原來的錢裹在一起。

      我每次要交學費的時候,母親便從手帕里取出一些錢,她先數上好幾遍。遞給我的時候,還不忘叮囑讓我再數一遍,直到我報出的錢數和她的一樣,她才點點頭。上學前,母親又再三叮囑我,到學校一定要先把學費交給老師,末了,她又給了我一張零錢,笑著說:“放學回來的時候,在校門口的代銷點買幾顆糖豆。”

      母親沒有讀過書,但母親會算賬。那時候,一斤糧食兩角五分錢,她居然能很快算出872斤3兩的糧食錢數是多少。有時候我都有些驚訝,已經讀初中的我,算這些東西都還要擺草稿,列算式,而母親口算就能算出正確的答案。但只要我在的時候,母親還是讓我仔細地用筆算過,確認無誤,她才笑著從小販手里接過錢,又慢慢地數起來。

      我去外地上大學前,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看到母親數錢。那段時間母親每天除了干活之外,就是忙著走親戚。三伏天里,母親每天總是冒著酷暑,提著自家地里種的西瓜出去,等到天黑的時候才回來。從母親那一聲聲輕嘆里,我知道母親有沒借到錢。

      臨開學的前兩天,母親讓我和她一起去把家里的那頭老牛賣掉,但我從母親眼里流露出來的憂傷中,看到母親的不舍,畢竟那頭老牛在我們家已經有十幾年了。

      當母親從牛販子手里接過錢時,這一次她居然沒有數,而是把錢直接遞給我,她則用手摸了又摸老牛的頭,強忍著淚水,背過身去。

      很多年過去了,我們都長大了,而母親也老了。母親不肯去城里,她說她在鄉下待慣了。母親一個人在老家,喂了一些雞鴨,種了許多菜,從來也不賣。每次我們回家,她都會給我們裝幾大包雞蛋鴨蛋和新鮮的蔬菜,讓我們帶走。那天,母親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存折,笑著對我說:“兒啊,正好趁你在家,把政府給我的養老金取出來。”

      當我把取出的錢遞給母親時,她樂呵呵地接過去,仔細地數著,那神情和當年一樣。不同的是,母親笑起來,臉上的皺紋明顯地深了許多。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